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媒体新闻
 
 
余进华:做企业是为社会服务 不是为自己
您是第3959位读者 发表日期:2012-08-17

  在温州经历过1987“火烧温州鞋”事件的人,都听过余阿寿老先生的名字,他是全国皮鞋行业第一个自律性地方协会的会长,也是带领温州鞋企走出低谷,重振温州鞋业品牌的第一大功臣。对余进华来说,父亲留下的,不仅仅是艰苦岁月里父亲吃苦耐劳的背影,还有那些不惊天动地却至真至切的感恩故事,这个家族传承的是余阿寿先生教导的“做企业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社会服务”。

温州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余进华

  从1981年双华皮鞋厂创建算起的话,吉尔达鞋业已经有31年的历史了,是温州最早一批做鞋起家的企业之一。那一代的温州商人,吃得苦中苦,不等不靠、自主闯天下、白手起家,打下温商的天下。是时代造就了一批温州人,也是这批温州人创造了一个时代。到21世纪,科技迅猛发展,创新刻不容缓,温州鞋企也经历了新老两代的交接班。

  余进华很早就跟随父亲进入企业工作,从销售做起,了解企业运营的各个环节。也许正因为很早就接触到企业的工作,余进华学习到的是传统的企业运营模式,而面临这个时代目不暇接的推陈出新,改制势在必行。譬如传统家族集权式的经营如今需要权利分化,聘用职业经理人才进行细化管理,以家族控股的方式让企业不再以个人为核心,而是由职业化的团队来保证企业长期稳固的运营。余进华眼下已完成数据调研,接下来就是将报告付诸实践,改变就从2012年开始。

  2012是个被娱乐化的数字,不管世界末日是否真如电影般发生,时间未停止,我们的生活还在继续。受2011年大环境的影响,2012年对温州鞋企来说将会是迂回收敛、蓄势待发的一年,用余进华的话说,是“稳中求胜的一年”。在政策、CPI等各方面因素不会有太大变化的情势之下,企业能做的只有靠自己,这一点,余进华是了然于心的,因为抱怨不会带来任何的改变,“还是老老实实做好实业”。

  从营销团队建设到人才引进,从控股改制到网络渠道调研,余进华为企业未来的上市时刻准备着,也为自己能尽早退休享受生活乐趣而忙碌着,“这个过程必然有痛苦,但一定会柳暗花明”。

  大环境改变 企业利润降低

  搜狐:对2011年的业绩你还满意吗?

  余进华:不太满意,大家都知道温州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整个市场大环境不好,原材料、工资、CPI都涨了。在温州我们有一个在百货公司里的高端店,往年一天的销售可达200万,现在一天只有100多万,整体营业额比去年降低了5个百分点,劳动密集型产业属于利润本来就不高的产业,所以利润差别还是很大的。

  搜狐:主要问题出在哪?

  余进华:主要是信贷压力,利息过高,做实体企业除了解决就业,就是资金,这是一个长线投资。民间借贷危机在全国都有发生,只是温州发生的比较早,面积比较广。再加上国家调控的措施影响,对实体企业确有冲击。

  搜狐:你有什么应对措施?

  余进华:企业自己要去努力解决,寻找生存之道。政府怎样能推动和鼓励实体企业,不能千篇一律。你也看到很多做实体企业的去做房地产,因为做实业在资金方面的压力很大。

  搜狐:你也有做其他产业吗?

  余进华:我就安安心心的做好自己的实业就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这几年也有一些波动,虽然开始也做一些其它的投资,但做鞋这点是不会变的。国家调控、经济危机对我们也有影响,作为企业也要有应变措施。

  经历温州鞋品牌重振的时代

  搜狐:吉尔达这个企业有什么样的由来故事?

  余进华:我父亲是解放初期以手工艺为生的,以前家里不富裕,父亲12岁就去当学徒学手艺,后来去集体企业做工,改革以后自己接私活后来做个体办企业,这样一路走来,形成一个家族企业。

  搜狐:温州鞋企大多经历过80年代的“火烧温州鞋”事件,对吉尔达有什么影响?

  余进华:那时候做鞋的利润相对较高,很多人就跟风做鞋生意,但有些人的规范意识比较薄弱,用差的材料做假鞋,导致了87年的事件发生。这把火烧了以后,各地对温州鞋的质量开始质疑,那时候温州以鞋为主,整个GDP都受到了影响,产业也很弱,政府开始重视诚信,提高质量意识,重振温州品牌,成立了第一家鹿城区鞋业协会,因为当时鞋企主要集中在鹿城区,区政府就委托我父亲去建立这个协会,对企业做一个带头作用。

  搜狐:为什么会找到你父亲来建立这个协会?

  余进华:当时我们家做鞋在当地是很有名气的,我父亲在温州的人缘特别好,资历也比较老,当时政府力量还不够,就借用民间的力量和资金,成立鞋业整顿办公室,和鞋业协会联合办公,资金和人员主要都来自协会组织,政府与官方的部门联系出台整顿办法、产品验收等措施。经过五六年的时间,投了很多精力和资金,连续举办了三年展会,请全国的百货公司、鞋帽中心、和政府部门专员来参观考察,这样把温州品牌又做起来了。

  搜狐:那时候开始一直是用吉尔达这个品牌吗?

  余进华:当时是用另外一个品牌,因为当时温州鞋质量问题对品牌还是有一定的影响,这个过程中鞋厂要生存,但当时温州的鞋出不去,进不了大商场,消费者不买,怎么办呢?于是我们就去上海买一些国有企业的牌子的使用权,所以当时的上海品牌其实卖的都是温州鞋。用时间来证明温州鞋是好的,消费者又再次接受了我们。到91年我们办了一个合资企业叫吉尔达,以前的牌子为了怕受影响就不再使用了。

  温州鞋业发展的整体环境较差

  搜狐:温州这个地方会有这么多鞋企,与它的地理位置有关吗?

  余进华:传说几百年以前温州是给朝廷做进贡鞋的,可能确有这个传统历史。原来温州就是个小城市,手工艺相对比较简单,解放以后温州皮革业发展起来,当时都是国有集体企业。第一代创业者没有资本没有知识没有科技,只能做鞋,所以改革开放后鞋业蓬勃发展起来。到了90年代末,温州鞋厂有将近四千多家,经过一轮一轮洗牌,目前有两千多家。

  搜狐:温州鞋业发展目前的现状如何?和福建相比,温州鞋的优劣势有哪些?

  余进华:温州鞋企的数量在减少,但是内容在增加,等于说做的越来越精。温州企业的品牌意识比较强,想转型创新,所以温州的品牌比较多,但是上市的比较少,这是政府的支持问题。福建的运动品牌为什么做的比较强?首先是政府的支持力度大。据我了解,福建政府给企业土地建总部基地,做房地产开发,赚来的钱再全部投入到产业里去,政府鼓励企业上市,做广告宣传,这些在温州都是不能比的。温州的生活成本和投资成本比较高,引进人才也有困难,因为他们也要考虑平台和收入,加上政府引导性不高,相关的配套学院没有,缺乏管理和设计人才,所以整体环境相对差一些。

  做企业是为社会服务不是为自己

  搜狐:温州鞋企众多,你怎么形容你跟这些企业的关系?

  余进华:温州鞋主要是输送外面的市场,不是本地消费,中国这么大,世界这么大,各走各的渠道。竞争肯定有,有竞争才有发展,这也是好事。

  搜狐:和其他鞋企相比,吉尔达有哪些优劣势?

  余进华:优势是我们在市面上有1400多家专卖店,这是我们的平台,2012年我们是稳中求胜的过程,求质不求量,首先要提升这1400多家单店的销售能力,另外加快产品研发和物流速度。我们有8个直营公司,16个代理商,2012年主要针对这8个直营公司做渠道建设和提升,代理商会选择性的做好供应链的选择和对接。

  搜狐: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改变?你看到哪些问题?

  余进华:比如资金投入的时候需要方向,原材料价格上涨,宏观调控政策,都对消费品是很有影响的。价格上涨了,质量要好,物流速度要快,这是行业竞争问题,而且服务也要提高。还有怎么吸引人才,一部分需要高薪聘请,一部分是内部团队提升。外聘的部分包括营销中心,它作为一个部门在品牌营销方面是主力群。

  搜狐:你认为什么是温商精神?这种精神在你的企业是怎么传承的?

  余进华:做企业要有诚信,不要赚昧良心的钱,对供应商对员工对消费者都要以诚相待,这是一个企业最基本的标准。企业要健康发展,必须有一个健康的概念,赚多少钱是另外一回事。我父亲就是这样的想法,他常说做企业一定是为社会服务,而不是为自己。我父亲那时出来做这个协会,又花精力又花钱,他几乎每天都在外面,也没人发工资没有补贴,自己开车挨家挨户做调研,有时费力不讨好,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精神在支撑着他。

  父亲教我诚信来自每个人

  搜狐: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管吉尔达的?

  余进华: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在家里接活,我们就帮忙,那时候已经知道鞋子怎么做,毕业以后我就进入公司帮他一起做,我是83年底开始在公司做事的,从做销售开始。

  搜狐:你父亲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余进华:他做人的理念对我们子女的影响是很深的,是精神上的财富而不是物质上的。我父亲是穷苦家庭出身,最早还卖过鱼,我印象最深的有一件事,那时我们去一个小岛卖鱼,赶最早一班船去,结果回来的时候赶上台风,船夫只能把我们送到一个岸边,我们看到一个亮着灯的人家,当时全身都湿透了,而且天气很冷,一个老奶奶开了门收留了我们,屋里还烧着柴,把衣服就放在上面烘干,老奶奶还给我们泡了姜汤,第二天我们才顺利回家,第三天我父亲特意买了桂圆、红枣又给老奶奶送过去,这只是能体现我父亲知恩图报的一件小事,不是惊天动地的事,他做了一个普通人应该做的,诚信来自于每个人而不是某个人,他的这种精神一直是影响我的。

  搜狐:你接管这个企业之后遇到过哪些困难?

  余进华:我觉得还没有什么困难,因为我们一直这样走过来的,无非是销售做多做少的问题。经济上的问题可能经常出现,那只能自己去解决。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以后,国家出台政策拉动内需,这对民营企业有重大好处,但09年下半年以后国家调控进一步加大,这对民营企业不利,这是大家的困难,也是企业碰到的困难,这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克服。这个压力是全社会的,不是我自己的。

  搜狐: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余进华:做投资有很大风险,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做实业,这是对自己最大的好处。分析自己发展自己,怎么把品牌做得更好,下一步的方向是做企业品牌文化,不管上不上市,企业要扎扎实实做好基础。具体包括技术、团队建设、良好的机制,把团队凝聚力做起来,一个企业靠的不是自己,是团队,最高目标是上市,就算不上市也必须做好企业。

  改变家族企业固有的方式

  搜狐:温州的鞋企大多是家族运营的方式,你觉得这对企业未来长期发展是不是一种阻碍?

  余进华:我觉得不是。现在这个企业我们有3个家人在管理层,以后就很难说了。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子,他以后还未必看好我辛苦做出来的实业,他可能还想做他感兴趣的产业,不能依靠孩子以后一定去接班去传承这个企业,所以我必须把这个企业做成职业性的团队,这样企业过几十年还会存在,否则我哪天不做了企业就没有了。当然还是以家族控股的方式,只是股份多少的问题,分化权利,这是现在大部分国际上家族企业运营的模式。

  搜狐:人、渠道和资金,对目前的吉尔达来说,你觉得哪个是最重要的?

  余进华:关键还是人。体制平台要好,才能留住人才,通过规范的培训和学习来提升能力。

  搜狐:吉尔达目前和互联网有哪些结合方式?

  余进华:正在酝酿当中,我们在网上也有旗舰店,网购的销售渠道改变了以后,内在的东西需要变化,但现在我们的变化不大,所以我还在思考如何改变结构,实体店和网店的产品不能冲突。就好像出口产品不能转内销,内销不能做出口,渠道变化产品结构就要变化。目前情况还在做调研,通过有针对性的需求关系再推出广告才能产生联合效应。

  搜狐:你想把吉尔达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品牌?

  余进华:我们的观念就是做事先做人,以前的品牌概念还不够,到97年才有一个品牌观念。做专卖店,当时还是出口为主,新疆、黑龙江的边贸,到2000年以后才开始做品牌,做专卖店。

  搜狐:你个人接下来的计划是?

  余进华:人都会老的,总会有退休的过程。我的设想是把股份让出来让团队来做,今年做了一些初步的改制,把权利剥离出来,今后把生产和研发也剥离出来,总公司管理行政和财务,这样来改制革新,这个过程必然有痛苦,但以后会柳暗花明。

  搜狐:最近在看什么书?

  余进华:更多的是看报纸,当地的新闻报纸是经常要看的,了解政策方面的动向,没有很多的时间看书,但最近在读国学。

  搜狐:工作之余做什么?

  余进华:跑步,其他的娱乐活动很少,高尔夫打得也少了,没什么爱好。

  搜狐:你很佩服的人是?

  余进华:偶像只是一个财富的目标,自己就是自己的偶像,信任自己。

  搜狐:计划什么时候退休?

  余进华:如果三到五年能完成改制就逐步退出,现在就在为退出铺路。做企业不管是哪个年龄段,只要你做好你的规划,有很好的团队去运作,他就已经在一个半退休的状态了。人都想怎么轻松又能赚钱的方法,但想的轻松实际很复杂。

 
 
吉尔达鞋业有限公司 2008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JED SHOES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05056967 策划设计:温州瑞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