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联系我们
 
  法律案例分析  
 
劳动纠纷
人身财产安全
交通事故
合同债务
消费权益
经济类
电话:0577-86680867
地址:温州市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114办公室
用户名:   
密码:   
   
法律案例分析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法律案例分析> 经济类
租车“馅饼”实为诈骗 公司涉嫌集资诈骗1亿元
浏览次数:227   发布时间:2013-10-25     [返回列表

        2013年7月26日,三百多名群众蜂拥至苏州市公安局留园派出所,反映他们投资苏州龙亿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亿公司)被骗,且被蒙在鼓里长达2、3年。然而,就在当天,该公司一名股东仓皇出境逃往土耳其,而在10天前,该公司总经理已经携家人到土耳其“避难”。4天后,另一名还未来得及逃跑的股东被抓获归案。

 

  经公安机关调查,龙亿公司根本未取得汽车租赁资格,他们虚构的汽车租赁项目,三年来竟诈骗了317人,涉及金额达1.04亿元。那么,究竟是怎样隐蔽的行骗方式让三百多人上当?又是什么行骗手段,能"忽悠"到过亿资金?《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苏州市姑苏区检察院了解到该案详情。

  “稳定收益”的诱惑

  王静是徐州人,家里条件一般,她和丈夫前些年打工攒下了近二十万元积蓄。2011年,对投资理财一窍不通的她听说一个叫邵长有的朋友在做龙亿公司的租车业务,每个月能收到七千多租金,利润很客观,于是决定到苏州考察一下这公司到底靠不靠谱。

  在邵长有的介绍下,王静夫妇走进了门面并不起眼的龙亿公司。公司里员工并不多,俩人被请进会议室,接待他们的正是总经理何继华。何继华把租车业务详细地介绍了一番,连夸王静是找对了投资项目,他们的租车业务只赚不赔,收益非常稳定。这收益怎么来呢?

  何继华告诉王静夫妇,为了合法租车,所有车辆必须登记在公司名下。为此,投资人需要在公司陪同下购买一辆汽车,以公司名义上牌。投资者支付汽车全款后即可获得车辆所有权,而这种所有权是由龙亿公司和投资人签订挂靠协议实现的。

  何继华拿出一份盖着公司印章的挂靠协议,约定龙亿公司为投资人出资购买的车辆上公司牌照,使用性质为非营运,龙亿公司负责车辆的租赁业务,合同期三年,每月支付车价3%左右的租金。何继华还告诉王静,三年期满后车辆会被公司按照折旧市场价格回收。

  王静算了一笔账,假如自己买辆20万元的车,每月可拿到6000元租金,三年共可收入21.6万元,其后车辆折旧可卖出约12万元,总收入33.6万元。太划算了,三年利率约有70%呢!

  一心想赚钱的王静立刻就拍板,决定投资。何继华带她到公司楼下,告诉她车子已经有了,是一辆别克君威,她只需付车价款25万元即可。王静并未觉得蹊跷,签完合同就回了徐州。从那以后,她每月都能收到7500元租金,直至2013年三月,租金停了。

  发现租金不再打来,王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介绍人邵长有。对方告诉她,龙亿公司是正规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是暂时的,让她稍安勿躁。她安慰自己,之前两年多都没问题,应该不会有什么大情况。

  王静不知道的是,这头的邵长有已经坐不住了,他不仅介绍了三十多人投资,自己还投资了三辆车,这两个月光接被介绍人的催租电话都已经手软了,更别说懊恼自己的损失了。他天天去何继华的公司蹲守,可依然毫无所获。直到今年七月,被介绍人张超看到自己投资的车被卖而报案时,投资者们才猛然发现被坑了。

  车子放停车场三年

  2008年,龙亿企业服务管理公司成立,何继华担任总经理,其朋友缪光韶和同学陈简担任大股东,营业执照上有汽车租赁业务。成立后,龙亿公司在主营洗车业务的同时,确实踏踏实实地从事过汽车租赁,最多时有十来辆由投资人投资的车用于跑业务。邵长有正是其中之一,2011年,汽车租赁三年期满,他平白赚了近二十万元,所以又追加了三辆车。

  但苏州运管处证实,龙亿公司无汽车租赁业务许可证,曾被处罚过四次。为了撑起汽车租赁账面,方便开发票和交税,何继华找来自己做汽车租赁生意的表弟作为股东,将其业务挂靠在自己公司。

  诈骗项目的开始,得从那次旅游说起。2010年秋,何、缪、陈三人前往乌鲁木齐,何认为乌市消费模式与五年前的苏州相似,建议和缪一同投资酒吧,陈简负责经营。头脑灵活的何继华毫不犹豫地就把汽车租赁积累的1400万元圈进了酒吧投资中。没多久,因经营不善,酒吧以80万元低价转让了。

  2011年底,何继华又投资了一个沙金矿,期间,增资了近两千万元,这笔钱也很快打了水漂。增资经手人陈简这才发觉,所有项目的资金源都是汽车租赁。汽车租赁怎么能赚这么多钱?陈简向警方交代了其中的黑幕。

  由于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何、缪二人想到用汽车租赁圈钱。具体流程是:找一个新的投资人买一辆新车,以龙亿公司的名义上牌照,挂靠在公司,签订租车协议,以车辆落地的基价为准,公司收取每年一个月的租金,三年为期限,投资人每月获取固定的回报,另外公司支付介绍人一个月的租金为报酬。

  为吸引更多的人介绍投资者,龙亿公司与投资者每次签订合同后会支付介绍人一万元,同时还会以同一辆车再寻找多名投资人签订挂靠协议。为了取信投资人,公司制作假的租车协议或包车协议,出示给投资人看,让投资人相信车辆有正常的租赁业务。

  而事实上在签订多份投资合同后,龙亿公司便将车抵押他人,以原车价的60%换取现金,并出具借条,这些车并未有租赁业务,有很多车一直停放在停车场里。“当时去查封车辆的时候,停车场里还停着36辆车,不乏宝马、奥迪等崭新的名车。”前去冻结车辆的何警官说。

  2013年春天,陈简帮助料理汽车租赁业务时,每天都能接到投资人的电话。“那个时候公司资金链已经彻底断裂了,公司拖欠了大部分投资人十个月租金,我每天接的业务电话有几百个,每个都是要钱的”。

  在投资人讨债上门的多重压力下,陈简只好按照缪光韶所教的上述办法,忽悠更多的投资人上钩。缪告诉他,拿新投资的钱补前面的缺,每月正常支付大家租金,不要让同一辆车的不同车主碰头就没事。

  但此时的窟窿已经大到填无可填,新吸收的投资人有限,为临时补上租金,龙亿公司开始大量出售二手车。据二手车销售商李中华说,仅今年7月,廖某就一次性开来了十一辆车,全部现场交易过户,获现金两百多万元。

  红色通缉令全球抓捕

  2011年,经人介绍,苏州本地人张超在龙亿公司投资了一辆用于出租的别克汽车,直至2013年3月,他几乎每月都能按时收到租金。虽然今年春天过后未再收到租金,出于信任,他并未对龙亿产生怀疑。直至7月,他发现自己投资的那辆车竟在车市等待交易才发现上当受骗并报警。由此,这个集资诈骗团伙浮出水面。

  而何继华一方,早料到空手套白狼会有崩盘的一天,所以提早就做好了出逃准备。因土耳其同中国没有引渡条约,且自己有朋友在当地,何继华决定逃亡土耳其。今年3月到7月,他多次前往上海一旅游公司,为缪、陈二人及自己、家人办理签证。

  7月16日,何继华带着家人离境。7月26日,也就是群众报案的同一天,缪光韶发觉事态暴露,仓皇离境。其后,公安部便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有了这份被公认可进行临时拘留的国际证书,两人的落网指日可待。

  据姑苏区检察院侦查监督处承办检察官陈玺介绍,龙亿公司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非法吸收不特定对象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支付回报。但实际上,他们既不销售商品,也不提供服务,很明显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一步看,其中二人携部分款项出逃,他们对非法集资的欠款有非法占有的明确目的。目前,陈简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已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以龙亿公司直接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的身份批准逮捕。(记者马超 通讯员张安娜)

分享到: 加入收藏】 【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企业邮局 | 信息反馈 | 联系的们
版权所有 © 2011 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浙ICP备05035960号 技术支持:温州瑞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