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联系我们
 
  劳动纠纷  
 
电话:0577-86680867
地址:温州市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114办公室
用户名:   
密码:   
   
劳动纠纷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劳动纠纷
百名农民工讨薪案终审胜诉 曾被认定恶意讨薪
浏览次数:398   发布时间:2014-02-10     [返回列表

原标题:112名农民工讨薪案终审胜诉 曾被政府认定为恶意讨薪

    “看到判决书就有拿到工钱的希望了。”1月23日,农民工代表罗治平说。

    2014年1月13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112名农民工讨薪案作出终审判决:被告工程发包方、承包方和包工头周忠诚在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原告劳务费。1月22日,罗治平等人拿到了判决结果。

    “工人们拿到钱已经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了。”农民工的代理律师、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时福茂说。

    112人被欠薪400多万元

    罗治平等112人于2011年5月至2012年9月受雇于“包工头”周忠诚,在河北省廊坊市“晓廊坊”商品房项目工地打工。工人们大多来自四川、河南与湖北等地,其中不少人与周忠诚是老乡。“他懂工程,我们都相信他,好多人就没和他签合同。”罗治平说。

    据了解,“晓廊坊”楼盘的开发商是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盛公司)。荣盛公司将建筑施工工程承包给了河北中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瑞公司)。中瑞公司又将该项目11、12、13号楼的主体结构扩大劳务部分分包给周忠诚。

    在周忠诚与中瑞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内部劳务分包协议》中,有关劳务报酬的部分规定:“每月按工程进度月完成量拨付70%。”然而,实际情况是,荣盛公司无法按时支付中瑞公司工程款,中瑞公司也就无法支付施工队劳动报酬,工人们就无法按月拿到工钱,据时福茂介绍,整个2011年,中瑞公司只向施工队支付了24万元,周忠诚在给每名工人发了1000元工资后,就再也没有发放其余的钱。身为技术人员的罗治平被欠了近23万元,“多则几千上万,最少的也被欠了500元,大家总共400多万元工钱,就一直被拖欠到2012年工程竣工。”

    据时福茂律师介绍,2011年8月,周忠诚与中瑞公司又签署了“扩大劳务分包合同”。其中规定:三栋楼主体结构在2013年1月15日全面完成,每平方米按315元结算。如果逾期完成,则每平方米按280元结算。由于后期工程里中瑞公司方面无法按时供应原材料,导致工程队在2011年下半年停工数月,无法如期完工。中瑞公司最后不但要扣除一些款项,还坚持以每平方米280元结算。“双方对劳务报酬的算法不同,极大地影响了工程款的支付。”时福茂说。

    在信访办住了一周,被认定“恶意讨薪”

    其间,工人们曾到河北省廊坊市劳动局、廊坊市清欠办和廊坊市信访办等部门反映问题,并向河北新闻网《阳光理政》栏目投诉,但部门间的相互推诿却让工人们的讨薪之路充满艰辛。

    “信访办说找劳动局,劳动局说去找公安局,我们的工人去过公安局好几次也没用。想到市政府找市长,又不让我们见。”罗治平说,当时正值2012年隆冬,由于缺少路费,工人们只能徒步往来于几个部门之间。“走了好远的路,就问我们有没有用工合同,一句话就给我们打发了。”

    对此,时福茂表示,工人们手中的欠条以及包工头记录的工作考勤表都可以作为认定劳动关系的依据,“仅凭工人未签订劳动合同,就不认定劳动关系,实际上是有关部门敷衍推诿的行为。”

    “最后,我们十几个工人拿着铺盖卷到信访办里边住了一个星期。”罗治平说,情绪激动的工人们堵到了信访办门口,“廊坊市信访办把法院、公安局、劳动局等三四个单位的人都组织到一起,还是没解决问题,最后就不了了之了,弄得我们非常无奈。”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一份当时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晓廊坊”工程拖欠工人工资情况的反馈,其中写明,“周忠诚数次组织农民工上访,以讨薪为由,给政府施压,讨要材料费和租赁费”,通过向发包方核实,反馈认为“按照双方的合同约定人工费计算合计为840万元,工人工资发放表总计为843万元,按合同工人工资已经超发”,“围堵政府部门,以讨薪为由,讨要材料费和租赁费,属恶意讨薪行为”。

    “这实际上就是算法上的争议而导致反馈中所谓的超发工资。”面对这份政府反馈,时福茂认为,河北省住建厅没有经过认真调查,听信了发包方的一面之词,“他们没有听到农民工的声音,就随便定性为恶意讨薪,是一种敷衍和推诿”。

    “其实这个事情挺简单的,中瑞公司把钱付给周忠诚,周忠诚把钱付给我们。我们活儿干完了,你说质量哪有毛病,扣完钱之后把工钱给我们。中瑞公司故意拖我们,材料不到位,我们怎么干活儿呢?本来一两个月可以干完的,最后拖了半年多。”

    干活儿拿钱,这在罗治平等112名工人眼中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被定性为“恶意讨薪”,一下让他们的讨薪陷入僵局。

分享到: 加入收藏】 【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企业邮局 | 信息反馈 | 联系的们
版权所有 © 2011 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浙ICP备05035960号 技术支持:温州瑞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