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联系我们
 
  劳动纠纷  
 
电话:0577-86680867
地址:温州市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114办公室
用户名:   
密码:   
   
劳动纠纷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劳动纠纷
女子从外地赴石家庄打工19层坠楼 索赔一年无果
浏览次数:528   发布时间:2013-11-26     [返回列表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燕赵都市报记者 刘岚 文/图

  “妻子从19层楼摔下,幸亏被17层的脚手架托住,保住了命。”四川籍农民工江华(化名)讲起妻子的打工遭遇仍心有余悸,“打工就是拼着性命挣钱。”

  江华2003年就跟着老乡来石打工,2008年妻子也过来了,渐渐增长的收入让夫妻俩觉得日子挺有奔头,没想到2011年12月这天,差点儿让他妻子把命搭进去。“命虽保住了,但治伤花了16万多元,公司给了6万元后,再也不出钱了。”为了索要赔偿,江华跑腾了一年多无果,最后在石家庄市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帮助下将公司及包工头诉至法院。

  意外:打工时从19层高楼摔下

  2011年,江华和妻子在新乐市一高层住宅楼项目做木工。当年12月3日这天,江华与妻子在同一栋楼19层的南北两侧拆模板,突然听到妻子使劲喊他。他转到楼体另一面,没看见妻子,往下一瞅,吓得他腿发软。“我爱人‘挂’在大概17层位置的脚手架上。”江华说,“因为头几天的一场大雪,上层放线洞滴下来的水在楼下冻成了冰面,我爱人光顾着干活,踩到冰上后滑出楼外。”

  工友和项目管理人员立即把江华的爱人救下,送到新乐市中医院治疗。“一检查,右腿膝关节处严重错位,左胳膊脱臼,腋窝、脸部都有划伤。”由于伤情严重,第二天,江华把妻子转至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治疗。“先后4次手术,花掉了16万多元,借了老乡不少。”为了照顾妻子,江华有一年多没能打工,妻子出院后,他带她辗转各个工地打工挣钱,后来妻子能够自理,“我把她送回四川老家,又赶紧返回石家庄的工地,老乡的钱不能老欠着,我得赶紧挣。”

  赔偿:说给12万元只付了6万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江华家的日子正有奔头儿。“这两年农民工收入不错,我跟爱人一年能剩下10来万元。”2010年底,江华趁着过年回家,用积攒下的20来万元钱,把老家的土瓦房翻盖成了楼房。虽然也从老乡处借了一点儿,但他想,工地上活儿不难找,等到了年底,又能拿到钱了。“意外发生后,真感觉钱不禁花。两次手术和康复训练已经花去了6万多元,腿部膝关节大错位的复位手术医生说至少还得6万元,因为筹不到钱,直到2012年6月手术还没做。”

  江华所在住宅楼项目由某建筑公司总承包后,将部分工程分包给包工头邓某,江华夫妻是邓某招用的,邓某陪着江华去找过几次公司,但公司不给赔偿。

  为了筹钱让爱人尽快手术,2012年6月份再次找到工地负责人,初步达成意向,赔偿12万元。江华记得,“应该是6月14日给付了6万元,当月18日妻子做了手术,花了8万多元。”

  虽然赔偿远不够医疗费用,但江华说,“只要拿到钱,给我爱人及时看病,我也认了。”但是至今江华也未能拿到剩余的赔偿。

  维权:诉至法院期待合理赔偿

  逐渐好转的生活被这场意外打碎,维权路上又让只身异乡的他屡屡受挫。2012年9月,江华找到石家庄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在杜宏彬律师援助下,将公司及包工头起诉至石家庄市桥东区法院。

  法院审理过程中,承包该项目的某建筑公司提出他们将工程分包给了吕某的劳务公司,对该事故不应承担责任。而包工头邓某则证实,他是从吕某手中承包的工程,当时吕某说他是该项目的负责人,并且在工地干活时吕某也是代表某建筑公司在项目部全面指挥管理。

  因为承包关系复杂,案件进展并不顺利,法院也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今年以来,此案已两次开庭审理,至今尚未出结果。

  江华说,“事故发生都快两年了,我就盼着能有一个合理的赔偿。我爱人评为七级伤残,直到现在,腿也不能完全弯曲,上坡路走几步就疼,更别说再出来打工挣钱了。”

  家里一双儿女都在上学,父母也年迈多病,养家的担子全落在了江华一人肩上。如今,江华仍在石家庄建筑工地打工,毕竟挣钱养家对他来说是最大的责任。

分享到: 加入收藏】 【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企业邮局 | 信息反馈 | 联系的们
版权所有 © 2011 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浙ICP备05035960号 技术支持:温州瑞星科技